一个教育专家的心愿

一个教育专家的心愿

文:黄绵

文章来源:枫华学子

访富兰克林英文学院院长FRANK MIAO(苗学林)

题记; “希望我的认知交际法教学能帮到每个有需要的人” “希望能尽快建立慈善基金会去帮助经济困难的需要者” –

一、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采访Frank仍在圣诞节假期中,可富兰克林英文学院的教室里却坐满了学生,他们或伏案默读,或在电脑上做题,勤奋而专注。有老师在他们的桌前慢慢地踱步,时不时停下来耐心解答问题,这情形,好似一幅亲切温馨的校园风景画。

“我是听朋友的介绍后来到富兰克林的”“我的朋友在这里学了3个月就考上了多伦多大学,所以我也选择了这所学校”“我感觉这个学校的教学非常特别,效果很好”“富兰克林让我走出了留学的盲区,看到了光明的前景”学生们如是说。

你相信吗?一所仅有5年资历的私立语言学院,居然能让近千名有中国或亚洲教育背景的学生(中学生或成人)在该校强化学习3个月或半年内后,就能顺利通过北美各大学的本科、研究生的入学语言考试(如,TOEFL、雅思、SAT以及LPI、ESL等)如愿以偿地进入自己心仪的名校?不靠广告而是学生自发的口碑相传就能让学子盈门、学校的声誉在大温哥华和渥太华不胫而走,在加拿大这个良莠不齐的私立学校市场上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在后现代的今天,人们都习惯用数据来是证明事实:富兰克林英文学院的学生每年在各类考试的通过率均为95% !一贯低调的Frank说:“这是最保守的数据,实际情况还要高些”,“ 无论怎样,我们不能否认人的IQ 还是有差别的,如果说100 %通过率显然就失去了真实性”他直率地补充说。

二、成功,源于独创的教育体系

“机会从来是给有准备的头脑的”勤于思考,行事稳健的Frank 曾在注重教育理论研究的广州外国语大学取得研究生学位,在教学及测试学方面尤为突出,并深受该校校长的赏识,之后负笈留学英国Portsmouth 大学时又成为教育评估专业的佼佼者。他多年来执教于中山大学广州英语培训中心(是中国国家教委直属的11特别培训点之一,专门负责培训出国深造、工作的高级学者和专业人士),早已桃李满世界了。2000年,已被学术界公认、具有国际一流教学科研水平的Frank全家移民加拿大。因为工作走不开,他在登陆后便做了2年多“空中飞人”。出于职业习惯,他一直很关注本地英语教育体系和教学方法。所以,当他在02年底为了儿子的教育,谢绝了大学的挽留放弃了前程似锦的公职,把“根”移到了温哥华时,他就规划好了自己在异国他乡的职业生涯,并确定了事业的方向。从申请、办各种手续、选校址、买设备、准备教材到开业,凭着渊博的学识、丰富的教学经验和对当地教学市场的细致考察和了解,使他和志同道合的妻子仅用了半年时间就办起了这所语言学院。在“因材施教”的前提下,针对不同类别和层次学生的需求,他用自己18年来的教学科研成果,参考和借鉴东西方的教育模式,把欧洲、北美、东方的教育理念和教学方法融合起来,创造了一种行之有效的科学教学方式-“认知交际教学法”并在此基础上自主开发了一系列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教材。这种独创的教学法能让学生在3-6个月内迅速提高英文水平,顺利通过北美各名牌大学的入学考试。办学5年的实践充分证明,这套完备“认知交际法教学理论”从本质上突破了东方人学英语的难关。显著的学习效果让海外留学生和当地移民学生纷纷慕名前来,学校声名鹊起,成为温哥华众多语言学校的一枝独秀,还被美国ETS授权为托福考点。

三、教书不忘育人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 大凡真正的教育家,都会自觉担负起教书育人的责任的。Frank 认为:学生的高分低能是教育者的失败! 如果说严谨的教学态度,独创的教学法是Frank 治学的法宝,那么,以身作则和循循善诱则是他育人的高招。爱国爱家、正直道德、节俭勤奋、积极向上是他传授给学生的人生哲理。学生威尔森考过托福(101分)后,突然主动到洗车场去打工,父母很吃惊,不明白从小在优裕生活环境长大的孩子怎么变了?原来是Frank的“德育课”让他明白劳动了的意义。在采访中,我遇见了Andy Mou,这个听信中介说不用考试就可直升大学而被骗来加拿大的浙江男孩,在某私校混日子的时候,偶然听朋友谈到Frank老师,他抱着试试的想法,成为这所学校首届学生之一。是Frank的特别教学法让他在盲目中找到了奋斗的方向。仅2个月,他就在顺利通过了UBC的LPI考试,后进入渥太华大学。课余之际,他用从富兰克林学来的方法帮助其他的同学,大受欢迎,而后开班教学。现在,这个大三的学生已经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富兰克林渥太华分校的兼职负责人。“是老师的言传身教让我有了今天”他不无敬佩地说。 对高额利润的追逐,使加拿大留学中介市场一度非常混乱,很多留学生被骗来到加拿大就读于不良私校,留学梦破碎,在异国他乡茫然无助,虚掷青春。某私校曾出现过在岁末的晚会上让该校学生以抽奖的方式得到毕业证书的荒唐事!出生农民家庭的Frank,深知众多学子筹集学费的不易;作为曾经的留学生,他明白海外求学的艰辛;作为家长,他深知父母对孩子的付出和期望。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面对某些留学中介许诺的丰厚利润的诱惑,Frank 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严格的入学面试和考试,确保生源质量”是他的录取标准。让学生真正学以致用、帮助他们实现大学梦是他的办学愿望和宗旨。

四、 愿天下学子俱欢颜

“许多人有个误区:孩子到了加拿大,在学校有ESL班,走到外面到处都是讲英语的人,这样好的环境,孩子的英语自然而然就会好了”。其实不然,尽管政府投入了大量的财力物力,为帮助新移民的孩子在学校开设了ESL班,但在华裔集中的大温哥华和大多伦多地区,其效果却不尽人意。“促使我放下一切到温哥华的最大动因是我的儿子”“像绝大多数的新移民一样,我们来这儿的目的也是为了孩子”。现在多伦多大学就读的儿子,几年前还是个让他头疼的孩子。那时,孩子的母亲要工作,无暇顾及,以为孩子在政府学校ESL班就可以顺理成章的一步步读完中学然后升入大学,何况孩子聪明,英语基础不错。谁知事与愿违,当时他们居住的区域以华人居多,学校ESL班自然是华人孩子成群。而ESL的教学方式是以阅读为主,基本上是封闭的学习方式,几乎与外界隔绝。这样,孩子们既失去了东方人习惯的基础技能训练,也没有得到加拿大教育体制所要求的“COMMUNICATION”交际训练。几年下来,孩子们的英语程度没长进,反倒是自信心越来越弱了,如果不能按期过ESL英语关,就无法就读正规的中学班级,考大学也就无从谈起。“过了18岁,中学就不能上了,很多孩子读不了书,没有高学历只能去找个粗活谋生。部分新移民家庭就这样被孩子的问题给“拖”了下来。有些家庭只好回流,有的家庭还因此破碎了”。让人痛心的现实让他有种紧迫感。作为一个教育家,他觉得自己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为此,在他独创的教学法中,ESL和省考是重点之一,受益者对此无不充满感激。“帮助一个孩子就是救了一个家庭”他欣慰地说。为此,他要在08年内将大温哥华地区和大多伦多地区的多家分校都陆续开起来,以帮助更多的人。 虽然新移民家庭情况有多种,然而无论是富裕还是贫穷,孩子们受教育的需求是同样重要。在家长们的建议和支持下,Frank正在筹集善款来设立“富兰克林基金”,为经济困难的孩子提供奖、助学金。Frank还告诉我:已有亚洲多个国家(包括中国)在与他洽谈合作办学、推广“认知交际法教学”的事宜。“我希望并确信这种独特的教学法一定能帮到每个需要者”他自信地说。

温哥华的冬夜总是很匆忙,才下午5点多,窗外路灯就在细雨里闪闪烁烁,璀璨耀眼。路过教室时,里面仍有不少学生。告别了Frank,我和几个学生在电梯里相遇,望着他们喜盈盈的青春面庞,我打消了提问的念头, 不言而喻,他们的笑容,已是最好的答案了。

原载于《枫华》枫华杂志第76期 2008年2月